我在伦敦卖哈士奇

给孤独者无限的空间,给忧郁者广阔的道路。很丧很丧

好丧啊,life fucks  me  everyday

爬都爬了,还是纪念一下

羊群与挖掘机,难道是把羊群的家挖了?